阴间的侍者

【生贺】最后的冰棒

自来也被烟花的声音从睡梦中吵醒,迷迷糊糊的的爬起来,十分可惜梦里的金发美女,如果不是忽然被吵醒了,接下来会是很好的素材。

一阵冷风吹过,自来也瑟缩了下,这才发现不对劲,今天是鸣人的生日,他特地带鸣人去了一家旅馆吃了一顿好的,顺便泡泡温泉缓解下最近训练的疲惫,现在的他们应该在屋子里睡觉才对,怎么又跑到野外来了?

而且他现在站着的这个地方有点眼熟,一股烟花在空中炸开,照亮了他站立的地方,这是火影岩!?

一、二、三……六?七???自来也使劲揉了揉眼睛,猜想自己可能睡迷糊了,明明就是很简单的算术问题,他却忍不住再数了一遍。

自来也沉默了,终于接受了事实,他穿越了,穿到了不知道多少年后的木叶,他现在所处的时空,木叶才刚刚换了五代目没多久,连火影岩都不一定建好了。

其实他有点好奇,六代和七代是谁?鸣人这小子当上火影了没?有了第六代是不是意味着纲手已经……

自来也压下心中的疑虑,安慰自己也有可能是老死的,而且纲手会死说明他也已经不在了,倒是宽心了很多。

从火影岩跳到一个屋顶上,一到五都没错,这说明这很有可能就是他那个时空的未来,不是某个平行时空。

再仔细一瞧,自来也乐呵了,这第六代不是卡卡西那小子吗,瞧那么标志性的面罩,现在成为了火影,不错嘛,他父亲白牙如果不是因为发生了那件事,很有可能就是第四代火影,这也算是子承父业了。

就是这第七代嘛,有点眼熟,特别是脸庞上的三条线,嗯?三条线……不会是鸣人那小子吧!!!

自来也惊悚了,鸣人这混小子长大后倒不像水门那家伙那么……咳……秀气,只是与小时候的差别也太大了,小时候多可爱啊,现在虽然帅气了,反而让他觉得不放心,万一被哪个坏女人拐跑了怎么办。

自来也在街道转了转,不得不证明不过几十年,木叶的变化大的超乎想象,忍者学校大了很多,一乐拉面店也变了样子,他连火影楼在哪都找不到,街上也一堆稀奇古怪的东西,如果不是火影岩的存在,他甚至以为自己在另一个世界。

自来也原本本着自己是过去的人,不应过多接触这个世界的人,所以特地蒙住了脸在街上走,却发现他根本无法靠自己走到火影楼,因为他不认路!

打算找个人问一下,却发现这些路人根本就看不到他,难怪从刚才他就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虽然他不知道地点,也无法问路,但是他还是继续往前走,火影室在木叶正中心这一点是肯定没错的,而且他的直觉告诉他,往前走总会有办法的。

事实证明,自来也的直觉是对的,他碰到了两个小孩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这两个小孩看的到他,其中一个脸颊上的那两条线加上这忍界极少数才有的金发,这孩子怎么看都是鸣人的种,另一个虽然是黑发,但是这脸颊上有那两条线,又与这金发小子是兄妹,明显这是鸣人的女儿。

自来也与这两人聊了会天,对方人又小,一下子就被自来也套走了不少的情报,只是这两小孩有严重的恋母癖,怎样都不愿意透露出自己的母亲,自来也得知这两人是去给鸣人送便当,便找了个理由与对方同行。

三人一路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,很快就到了火影室,那个叫漩涡博人的明显是习惯了,也不敲门,直接冲了进去,把便当盒放在了鸣人桌子上,也不打扰鸣人办公,独自一人踌躇在办公桌前,像是有话要说。

鸣人像是陷入了苦恼,没有注意到博人的反常,向日葵小姑娘小小声的对博人说了句加油。

博人看着向日葵眼里的鼓励,想到自己是哥哥,要给妹妹做个带头作用,闭上眼睛大声的冲鸣人喊了句“生日快乐!” 

“啊?”鸣人从成堆的工作中抬起头来,一脸疑惑,“博人,你刚才说什么?” 

“你这个笨蛋!!!”博人明显气的不轻,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说出口,对方竟然没有听到.

博人看了看旁边被他遗忘了的自来也,羞红了脸,跑了出去,这么丢脸的时候还被外人看的。

向日葵小姑娘看了看鸣人又看了看大门,还是追了出去。

鸣人揉了揉太阳穴,苦笑着自言自语:“我就说怎么可能会听到博人这小子对我说‘生日快乐’明明昨天才刚刚因为我没有回去陪他吃晚饭生气了。”

“真希望有人可以告诉我该怎么办,怎么做一个好父亲。”鸣人叹了口气,“还是继续工作,鹿丸说过这些需要紧急处理的,反正从来也没过过什么生日。”

自来也看着这样苦恼的鸣人,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鸣人的头,却从中穿了过去,自来也愣了愣,虚空的揉了揉鸣人的头,也追向了博人。

博人并没有走远,可能是被向日葵给劝住了,正往火影楼走,自来也很快就找到他了,自来也请求博人帮他一个忙,他半真半假的给博人说了说自己现在的情况,重点说明别人看不到也碰不到自己,为此还拿大街上的做了做实验。

博人与他父亲很像,也是个心软的主,被自来也可怜兮兮的哄骗了几句就答应了,也没问是什么忙。

等快到火影楼的时候才想起来,“你找我父亲什么事?”

“你帮我跟你父亲说一声‘生日快乐’就行。”

“什么?”博人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,刚想回绝掉了,就听到自来也慢悠悠的飘来一句“你父亲的名言可是‘说到做到,这就是我的忍道!’不知道儿子有没有父亲厉害。”

博人颤抖着声音答道“我当然也是一样的,我将来可是会比他更出色的。”

虽然欺负小孩子是不对的,自来也看着对方这种纠结的表情还是觉得很好玩的。

 “咦~没想到这家店还在啊!”自来也拽着博人进店里,逼着对方买了两包,说其中一个是给鸣人的生日礼物,博人嫌弃的说了声寒酸,自来也懒得理他,现在的他也就送得出这个。

博人拎着这包东西不得不走的快一点,很快,三人就到了火影室,把其中一包拿给正在工作的鸣人,另一包拆开来和向日葵一人一根分了。

“这是一个大叔叫我给你的生日礼物,不要浪费了。”

鸣人看着这个包装有点疑惑,现在会送自己这个的人已经没有了,会是谁?话虽如此,鸣人还是打算挤出一点办公的时间来吃冰棒,鸣人叼着其中一根,看着另一根有点犯难。

这时包装袋里的另一个悬浮了起来,那个冰棒一点一点的少去,就像是有人正在品尝一样。

“是你吗?好色仙人!?”鸣人不敢置信的问到,声音因为过度压抑有点沙哑。

冰棒上下晃了两下,像是点头承认。

鸣人唰的一些站起来,像是受了什么惊吓,脸色苍白了起来,嘴唇紧抿着向前走去,伸手在冰棒附近抓了抓。

 什么都没有,他碰触不到自来也,这让鸣人坚定了自来也是鬼魂的事实,不知是吓的还是什么原因,鸣人的身体晃了晃,扶住了办公桌才稳住。

 鸣人艰难的勾起自己的嘴角,生涩又无厘头说到“好色、自来也老师,我在你走了之后为了打败敌人也到妙木山学会了仙术,然后打败了师兄获得村子里大家的认可,我还见到了爸妈,借助爸妈留下的力量驯服了九尾,还与尾兽们成为了朋友,他们和忍界的大家帮我打败了敌人,佐助也回来了,纲手婆婆把火影传给了卡卡西老师之后又去外面云游了,大蛇丸也不再与木叶为敌,现在与五大村是木叶的联盟,忍界和平了,我成为了火影,继承了你和师兄以及先代火影们的意志,这两个是我的孩子,很可爱也很聪明,我很爱他们,虽然我不是很会处理我们的关系,也不知道怎么与他们相处,但是我相信我可以慢慢的学会,他们也会理解我的,总之现在我完成了梦想,也知足了。”

 鸣人吸了吸鼻子,用拇指把眼角的泪给抹去,脸色好看了很多“谢谢你来看我,也谢谢你当我的师傅,更谢谢你陪伴了我三年,教会了我很多东西,让我从此不再孤单,真的很谢谢你!自来也老师!”

 自来也咬着冰棒微笑着点了点头,虽然不知道未来的他发生了什么,没有陪伴在鸣人的身边,但是现在鸣人过的很好,这就够了。

 或许是自来也对未来的世界没有了牵挂,他化为光点慢慢的消散,包括那根冰棒,自来也用手拍了拍鸣人的肩膀,彻底消失了。

 鸣人像是感觉到了,左手放在右肩上,看着正在消散的冰棒,轻声说了句“再见了!自来也老师!”

 鸣人呆立在那里,直到手中的冰棒化出的水滴落在手上才有了动作,鸣人三两口的把手中的冰棒,那股寒冷直冲向鸣人的大脑,让他从情绪中挣扎了出来,心却渐渐的暖了起来,因为见到了曾经最亲的亲人了。

 从容的坐到了办公椅上,心情颇好的改着原本让他觉得枯燥无味却又麻烦重重的文件,感觉那上面的字看起来都可爱的多了。

 博人和向日葵虽然不知道鸣人和那个大叔是什么关系,这并不妨碍他们听到鸣人刚才说的话,博人目光复杂的盯着忙碌的鸣人看了半响,忽然想到他答应自来也的事情,他忽然特别想把这句话告诉鸣人,直觉告诉自己,鸣人听到这句话一定很高兴。

 事实确实如此,在他把这句话告诉给父亲时,父亲眼里是他出来没有看到过得闪亮,就像是获得了一直期盼的东西一样,躺在床上的博人想他以后再也忘记不了父亲的这个表情。

 他记得自己对父亲说出“生日快乐!”时,父亲的不可置信以及眼里的期盼。

 他狼狈的避开眼,嘟囔了句,“是那个大叔求我我才帮他转达,不要误会!”

 “嗯!我知道了!”父亲微笑的看着他,眼神十分清澈,仿佛把他所有隐藏的心思都看透了,让他不由自主的说出心底的话,“生日快乐!父亲!”

 说完了他才反应过来,鸣人还是像刚才那样温和的看着他,“谢谢你!我很高兴!”

 他被鸣人这样的眼神看的有些慌张,急急忙忙的向门口跑去,中途还丢脸的差点撞上大门。

 他并没有走,只是靠在门口等着向日葵对父亲说完‘生日快乐’出来,他也听到父亲对向日葵说的“我很庆幸向日葵和博人是我的孩子,今天的生日快乐是他收到的最好的礼物,谢谢你们降临在这个世界。”

 博人很高兴,他被父亲认可了,他忽然喜欢上了刚才那个大叔,希望还可以再见一面。

 感知到博人和向日葵安全到达家中,鸣人把那根冰棒棍收到办公桌的一个抽屉里,那里面放着的都是他最宝贝的东西,比如他小时候的那两件运动服和一个护额等。

 鸣人忽然有点想哭,自从他当了火影以后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不得不说自来也在他心中的位置很重要,甚至比他那只有几面之缘的父母还要重要,这是那三年来的点点滴滴赢来的,人生的三年不多也不少,自来也却出现在他最重要的那三年里。

 鸣人看着桌上的文件,有点无奈,看来今晚又要通宵了。

 回到过去的自来也看着手中的冰棒有点疑惑,自己刚才不会梦游了吧,竟然半夜吃冰棒。

 吃完手中的冰棒,自来也回到自己的床里,打算继续睡觉。

 “我一定会成为火影的!”睡梦中的鸣人一脸不服输的忽然喊道。

 自来也看着睡在旁边的鸣人心情十分愉悦,帮睡觉不安分的鸣人重新盖好被子,他想他刚才一定是做了个不错的梦,因为心是不会骗人的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